绛绛绛绛尘

佛系少女,一切随缘

【喻黄】千灯引

[注]天师喻X妖怪黄

《千灯引》——RE

·

妖界特有的血色月亮悬挂在天空,清亮的月光透过银杏树叶间的缝隙投射在地上,树叶笼罩的阴影之中,两位少年正在低声说些什么。

“我去人间的时候……”高个的少年开口。

“你去人间做什么?”矮个的少年兴冲冲打断高个少年的话,颇有刨根问底的架势。

高个少年被他打断后,脸上的笑意立马收敛,手指憋足了劲在矮个少年的额头弹了一下,说:“想去就是去了,问题这么多干什么!小卢,你还想不想听故事了!”

卢瀚文——正是矮个少年——委屈地摸了摸额头被弹出来的红印,嘀咕道:“还不是黄少你非要给我讲……”

黄少天耳朵尖,听到卢瀚文的话立马瞪他一眼:“说什么呢!”

“没有没有,等着你讲故事,讲故事。”卢瀚文连连摆手,十分乖巧地靠着树干坐下,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黄少天对卢瀚文的样子很满意,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:“我去人间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天师。天师你知道吧?就是专门捉妖怪的人。那天师只有七八岁,就是个小屁孩,弱得不行,我看到他被别的小孩子围起来嘲笑,也不还口。等那些小孩子全部散开后,他就一个人走到后院,当时我想这小屁孩真是软弱,被那样欺负都没反应,觉得挺没意思的准备离开,结果那小孩居然看到我了。”

“我也能看到你!”卢瀚文忍不住插嘴,“这没什么稀奇的。”

黄少天手指蜷缩又想照着他的额头来一下,不过被已经学聪明的卢瀚文捂住额头躲开,黄少天松开手翻了个白眼,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,你是妖怪,天师能跟你比?像我这种道行高深的妖怪,一般天师那是压根看不见我的,那小孩能看见我,是因为有天眼。”

“天眼?”卢瀚文纳闷起来,天眼他是知道的,很厉害,拥有天眼的天师可谓万里挑一,“他都有天眼了怎么还会被那些小孩欺负?”

“小卢啊,听故事要耐心。他是有天眼不错,可是天师是以画符为生的,他的符篆资质比普通天师还差,被其他人嘲笑也属正常。”黄少天说到这儿歇了口气,“他问我是谁,我说我是妖怪。我以前遇到的那些菜鸡天师见了我溜得比兔子还快,他倒是非常镇定,看起来一点都不怕,我就问他是不是不怕我,他说怕。我听他的话觉得这小孩真有意思,就跟他说从今天起我就跟着你了。”

“我跟了他足足二十三年。”黄少天露出怀念的神情,“他的确是个不得了的天师,虽然符篆水平到最后也很一般,但是很少有天师能将天眼发挥到他那种地步。”

黄少天说到此处忽然没了声音,卢瀚文瞥了一眼,开口:“那他最后怎么样了?我听说天师都是命短的人。”

“你又知道。”黄少天一巴掌糊在卢瀚文的后脑勺,却没有否认他的话,“他是死了,不过原本不该那时候死,如果不是为了我,他还有几年活头。”

卢瀚文默然,安静地听黄少天讲那个天师的死亡:“我离开妖界有点久,有些人就忍不住要来找我麻烦。说起来也是我倒霉,那几天跟一个天师斗法受了伤,还没好转过来就被那几个杂碎摆了一道,困在阵法里出不去。那阵法也是邪门,我的妖力在里面不断流失,偏偏有四头凶兽守着阵眼,我当时就在想我黄少天莫非就要绝命于此。在里头大概是呆了七天吧,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,总之将阵法破开救了我,我出去后就找杂碎们算账,手刃他们之后再回来,发现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啊,那看来是因为那个阵法。”卢瀚文说。

黄少天点头,“确实。那个阵法专门克妖怪,唯独天师能解,他以天师所有的精气破阵,阵破后很快就死了。”

卢瀚文还想说什么,黄少天却摆摆手,右手伸到卢瀚文面前,掌中忽然出现一盏未被点亮的灯,他换上了恶狠狠的语气:“故事讲完了,快点把妖力灌注进去。”

卢瀚文依言将妖力注入灯中,那盏灯立刻发出幽蓝的光,周围的蝴蝶被吸引过来,绕着灯上下飞舞。

“成了,我走了。”黄少天抛下这句话,转身离开。

·

这是条有点古怪的路。路的两旁密密麻麻全是树,更奇怪的还是每棵树上都挂着一盏幽蓝的灯,看起来像是庆祝节日时挂满路边的彩灯。路的尽头是一间竹屋,竹屋两侧也分别立着一棵树,黄少天提着从卢瀚文那里点亮的灯,将它挂在左侧的那棵树上。他回头看了看两列随风飘动的青灯,蓦地松了口气。

竹屋的门被推开,叶修走出来,他注意到新添的灯,说:“哟,第九百九十九盏弄回来了。”

“还差一盏了。”黄少天说,“可是小卢是最后一个妖怪了,所有妖怪都已经听过我的故事了。”

叶修听到黄少天的话,心中忍不住生出感慨。那个叫喻文州的天师也不知道有什么魅力,黄少天在他死后找不到他的魂,硬是翻遍古书找出“千灯引”的法子——传说只要向一千个妖怪讲述故事,收集由他们的妖力点亮的青灯,再将一千盏灯沿着道路挂满,心中所系的那个魂便会受到千灯的指引,前来相聚。

“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儿。”叶修说,“妖界前几天新来了个妖怪。”

黄少天闻言,眼睛猝然发亮,“当真?那我明日就去找他,好将最后一盏灯取回来。”

叶修也不阻拦,只是说:“别说我泼冷水,千灯引不过是个传说,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再退一步,人类的魂何其脆弱,你确定他还没有转世?”

“总得试试。”黄少天忍不住攥紧拳头,“万一,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,我也要试试。”

见他这副模样,叶修不再说话,离开了竹屋。

·

新来的妖怪住的地方还不错,黄少天摸不准他是个什么脾气,前去拜访时便摆出副温和的样子,“新来的妖怪,我是黄少天,住在竹林那边。”

新妖怪不知为何带着个遮了半边脸的面具,不过黄少天对他长什么样子也不在乎,他只需要借他的妖力点亮最后一盏灯,于是又对新妖怪说:“我有个忙要拜托你,我要给你讲个故事,讲完后麻烦你用妖力点亮这盏灯。”他生怕新妖怪不同意,又补充道:“这盏灯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新妖怪盯着黄少天看了会儿,最后点头:“好。”

听到想要的答案后黄少天暗自松口气,赶紧把喻文州的故事讲了一遍,末了拿出最后一盏灯放在新妖怪面前,待他有些生疏地注入妖力将灯点亮后,黄少天十分诚恳地向他道了谢,转身返回竹林。

最后一盏灯挂在了竹屋右侧的那棵树上。

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当最后那盏灯挂上去后,拂过林间的风似乎变大了。千盏青灯随风摇晃的幅度似乎更大了,隐隐的似乎有清脆的风铃声,叮铃叮铃的,路的尽头仿佛有了个隐隐绰绰的影子,在缓步向这边走来。

黄少天感觉到胸膛传来的心跳声,在喻文州死后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速跳动着,全身的血液也仿佛被点燃一般。

但是当风停下后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青灯的光芒黯淡下来,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黄少天的心沉下来。

·

“黄少!黄少!”卢瀚文声比人先到。

黄少天郁闷地提着小板凳准备回屋里去,起身时看见挂着灯的那棵树,突然气血上涌冲着那树就是一阵猛踹,硬是把树上的灯给踹了下来。他捧着那盏灯,拼命控制住将它毁掉的欲望,神情怏怏地将它丢在一边。

他这番动作时卢瀚文已经进来了,一把夺过黄少天手里的小板凳,拉着他就要往外走,“走走走,大家都去了,多好的机会啊,大家都在玩。”

卢瀚文说的是妖界的节日,有点像人类的春节,总之就是很热闹。

黄少天还在为千灯引的失败而抑郁着,甩开了卢瀚文的手,说:“不去不去不去,说了不去就是不去,别来烦我。”

“诶,你真不去?”卢瀚文问。

黄少天的头甩得像拨浪鼓,又从卢瀚文手里抢回自己的小板凳,一步一步挪回屋里去了。

庆典这边,远远看见卢瀚文一个人,众人便知黄少天是不会出现的了。

“他总是要伤心些时候的,我们自己玩。”叶修说。

众人听了他的话都四散开,唯独新来的那个叫住叶修,问:“他为什么不来?”

叶修知道他问的是黄少天,便解释:“前些日子他在弄千灯引,不过失败了,没有见到想见的那个魂。”

“这样。”妖怪点点头,又向叶修问了竹林的方向,往那边去了。

·

看到那条挂满千灯的路,妖怪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,具体说来就像是一种召唤。这条路对他有种不可抵挡的吸引力,让他忍不住沿着青灯的指引一步步走下去。

由千位妖怪灌注妖力而点亮的千灯,承载了一段回忆。

他每往前经过一盏灯,那盏灯就如走马灯般映射出一些画面。

黄少天所讲述的那个故事,逐渐在他的脑中明晰。

·

黄少天还是将那盏被自己打落的青灯给挂了回去,他看着两列整齐的青灯,心里发苦。

整整三天,什么都没发生,这让他不得不相信千灯引的传说是假的。

“唉。”他叹口气,惋惜自己再见不到喻文州,却突然看见有个人影走到自己面前来。黄少天看了眼,来的是新来的那个妖怪。

“你知道千灯引为什么没有将魂引来吗?”

黄少天因这话看了他一眼,“假的,它根本没法把魂引来。”

妖怪取下面具来,覆盖在面具中的那张脸是黄少天很熟悉的,“它没法引来一个妖怪,但是多亏了它,我能够再将那些东西想起来。少天,我来了。”

FIN

评论(2)

热度(72)